芥fufu💦

专业叶受写手
无所谓甜文虐文
对人物理解不同,请慎fo
本人吃除冯叶,皓叶的一切叶受cp
最爱方叶

【蓝叶】社会我医生

@墨色凋零       @御枍_ 谢谢狗子给我画的图!

在这个医患关系异常紧张的时代,医生是否救得了患者,关系着他的生命安全,不过往往无法得到保证罢了。

因为就算手术很成功,万一那个人自己命不好突然一个衰竭或者一个大出血的自己就先嗝屁了,那医生真的是连哭都找不到地方了,毕竟老天要他死,连华佗都救不了他。对于医生来说,病人就是上帝,现在上帝一天到晚巴不得他陪葬,一有事就哭爹喊娘地要拿他们的命玩。

就这个破职业,积累期长,回报率低,现在还加一条随时可能陪葬,谁特么还这么看不开跑去当医生啊!就算真要当也是法医,最起码医患关系稳定啊,再怎么倒霉也不可能诈尸啊!

许博远有一个医院,从来没有发生过医患关系紧张导致的大事,倒不是他们服务有多好,也不是技术有多高,他们靠实力让那群想闹事的人闭嘴。

比如一对父母抱住自己摔断腿的儿子跑来就医,说什么都要自己儿子在一个星期内被治好不能耽误体育训练。医生也是急眼了,你当父母的有没有常识,你断了腿是一个星期能好的吗?

许博远正好打病房外面经过,听见里面闹得厉害,二话不说就是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骂道:“闹什么呢闹,不知道这是医院啊!”病房里的人被吓得瑟瑟发抖,心惊胆战地看着许博远收回了枪。许博远问那个医生发生了什么事,了解清楚来龙去脉后,他看着那个医生一脸嫌弃:“你特么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还跟着我混干什么!”

然后第二天,那对父母和自己断了腿的儿子躺成了一排。

再比如一个专业医闹跑到许博远的医院来搞事,正好撞上了打算出去管场子的还没有来得及换下白大褂的许博远,指着他的鼻子就开始破口大骂。

许博远多镇定,看着男人笑着说了一句:“我看你印堂发黑,命不久矣啊。”然后,就再没人见过那个男人了。

说到这里,你也应该明白了,许博远是个黑社会大哥。

现在医患关系这么复杂,除了黑社会谁特么还敢冒着生命危险跑去当医生啊?!何况黑社会开医院多方便,病人基本上都是自产自销的,而且万一有医闹什么的,掏出家伙往桌子上一拍,问他要子弹还是要命,立马乖乖闭嘴了。

简单粗暴,方便快捷并且绝对有效。要是实在不听话,揍一顿就好,有什么事是揍一顿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要是还不行就干脆往火葬场送得了。

许博远凭借着“不服就揍”的治理方针,把医院治理得服服帖帖的,从来没有发生过医闹,医院还搞得欣欣向荣,蓬勃发展。本来只是单纯地觉得老是抬着兄弟跑医院太累了,许博远干脆就开了个私人医院,反正见血了往这里送就得了,还免去了万一要是惊动了警察麻烦死人的盘问,哪里想到这个黑社会大哥开的医院还能越来越赚钱。

医院发展起来了,病人也就多了,许博远自己却觉得烦,打算把院长的身份交接出去,但是众多手下没有一个敢接过他手里的院长身份,在外面请来的医生也是怕着这不干不净的背景,说什么都不敢接职。许博远就只能这样耗着,他总不可能拿着枪比着人家脑袋说:“劳资送你一个院长身份你给我接好了!”

他也是有底线的,这种破事还是不至于让他掏枪的,这搞得他就跟害人一样,明明是件好事,结果搞得所有人都怕得慌。

许博远自己也是有点医学基础的,最开始都是他手起手落给兄弟动刀的,现在医生多了,自己也就清闲了,不过偶尔还是会去外科坐诊。

听说昨天对门发生了一场恶性斗殴,不过和他的帮派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普通的聚众斗殴,和黑社会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本来就懒得去了解。不过这事闹得挺大的,据说伤者一大堆,打完了就直接往自己医院里送,搞得病床都供不应求,更不用说医生了,最后没法只能自己出山。

斗殴双方是兴欣事务所和霸图事务所,两家事务所的律师刚刚打完一场商业纠纷,霸图败诉,不知道怎么了,从法院里出来才回事务所两家人就打起来。听说两家事务所是多年的死对头,最戏剧的是水火不容的两家还是对门,放了公文包出来就能打起来。

许博远翻着护士给他准备的病历本,走到病房0529前,抬起脚就是直接把房门踹开了,极其不耐烦地喝了一句:“查房!”

一个包扎了两只眼睛的男人正坐在床上,嘴里叼着烟,一只手还拿着火机往嘴边凑,奈何自己眼睛被层层纱布包着看不见,点烟全靠运气。

男人听见许博远的声响有些尴尬,放下手立马把火机塞在枕头下面,干笑一声:“咳咳,是不是不能吸烟?”

“你说呢?”许博远觉得好笑。

“……好吧。”叶修有些不情不愿地取下嘴里的烟,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瓣。

许博远看着叶修病床边上贴着的病号卡,问道:“昨天进院的?什么情况?”

“帮我倒杯水怎么样?”叶修突然请求道。

“……”许博远看着叶修现在堪比一个瞎子,还是给他倒了半杯水给他递过去。

“谢谢。”叶修接过水一饮而尽。

“你……”许博远还没有说完,就又被叶修打断了。

“能帮我削个苹果吗?”叶修得寸进尺继续要求,“我快饿死了。”

“……”许博远这下不说话了,他不过就是一个来查房的,现在搞得自己就跟护士一样。

叶修听着许博远没有动静,恳切劝道:“帮帮忙呗,我现在又看不见,你体谅一下病人行不行?”

“这种事情找护士。”许博远皮笑肉不笑地回复叶修。

“这不是正好你在这里吗?帮个忙嘛。”

许博远还是不说话,叶修只能自己扁着嘴摸索着桌子上的苹果和水果刀,看样子居然想自己削。不过他犹豫了半晌,又朝着许博远扬起来手里的苹果和刀,有些可怜地说:“你要是真不帮我,那我就不是包扎眼睛这么简单了,说不定我会血溅医院。”

许博远其实蛮想把那把刀直接插进叶修的胸口,直接把他送进ICU算了,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这要是真让这个男人自己折腾,说不定他真的可能隔了自己的大动脉,毕竟他可是一个自己看不见都敢点烟的男人!

他拿过苹果和刀,在叶修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一声不吭地削起苹果。叶修看着对方愿意帮忙,也不说话了,就等着吃苹果。就在许博远马上要削完的时候,叶修突然来了一句:“麻烦分成八瓣。”

“……”许博远额上青筋一突,“你要求是不是有点多?”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

“好吧,我下巴轻微脱臼,张不开……”叶修解释道。

“……”许博远有些郁闷地把苹果切成了八瓣,叫了他一声,“喏。”

“……能不能帮忙喂一下?”叶修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卧槽你特么不要太过分了!”许博远咬牙切齿道。

“我以为你要没收我的烟和火机,就一直用手死死压着,哪里知道你这么浪费我的表情,还搞得我手都麻了。”叶修也是委屈了。

“……”一向暴脾气的许博远看着叶修突然觉得没脾气了,破事一大堆还总有正当理由,搞得他都没法发作。

许博远直接用刀插了一瓣苹果伸过去,后来想想就叶修现在这个情况,很容易把嘴划破,只能又把手收回来。已经准备好吃苹果的叶修到嘴边的苹果不见了,心里一阵郁闷,哼唧道:“干什么啊!”

许博远用手把苹果取下来,又再次伸到叶修嘴边,叶修一口咬下,有些温软的唇瓣扫过许博远的指尖,让他一阵失神。

叶修吃完苹果,就扭头朝向许博远,虽知道他现在眼睛看不见,许博远看着叶修盯着自己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他觉得叶修肯定事儿还没有完。

“那个,能扶我去上个厕所吗?”

“……走吧。”都是男人,又何必在这种事上为难对方,更何况这么多事都做了,也不差这事了。

“你别说你还要我亲手帮你放水?!”许博远突然反应过来。

“不用不用。”叶修有些尴尬,“就是想让你帮我找个毛巾擦擦脸……”

“……”许博远无语了。

许博远出病房的时候,叶修可是什么要求都被满足了,那叫一个心满意足。许博远看着自己的手指一阵吐槽,许博远你特么身为一个大哥你还给一个半瞎子干这干那的,你是不是欠!

他忙了一通,最后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只能去前台询问昨天守班的护士。

“0529房的病人?是不是叫叶修,小白小白的那个?”那个护士略一思索回答道,“他是昨天斗殴的旁观者,据说是因为笑得太过火导致下巴脱臼,自己还没有站稳就摔在了地上,正好被一颗石子划破了眼皮。”

“……”昨天送进医院的病人里,鼻青脸肿的不在少数,就他一个人连受伤都受得如此清奇,说白了完全是作的。

不过许博远可没有再去查过房了,一个线人给他报消息说最近警察开始着手严查他的组织,对于一切见不得光的生意看得那叫一个紧,搞得许博远焦头烂额的,连医院都很少去了。

差不多处理好了手上的事,把一切证据都给藏好了,许博远才回的医院。刚刚在院长办公室坐下,门就被人推开了。

“喂。”一个陌生男人倚靠在门边上,看着许博远直笑。

“你谁?”许博远看着这个莫名其妙还不打招呼就直接推开自己办公室门的男人有些不耐烦。

“我之前住院的时候给我削苹果的是不是你?”叶修咧嘴笑问一句。

许博远看着男人那张笑得有些明媚的脸,突然想起来了那个事多到让他崩溃的病人,语气更是不善起来:“你来干什么?”

“我就是觉得你苹果削得真不错,要不要来我兴欣当个秘书?”

“……”许博远的手伸进了衣服内衬,摸着手枪冷笑道,“你跑来一个医院挖院长去给你当个秘书,你是不是有病?”

“所以我才需要一个医生治病啊。”叶修一本正经道,“你看看,我把你挖走了,秘书医生一举两得,多好的提议!”

“你可能需要去火葬场歇歇。”许博远掏出了枪,当着叶修的面把玩着。

“别动不动就拿枪啊,搞得谁没有一样。”叶修也摸出来一把枪,看着许博远笑道。

“……”许博远看着这个笑容突然阴冷的男人一愣,这不是一个律师吗?怎么律师还随身带枪的?!

“开个玩笑,玩具枪。”叶修举着枪对着许博远的脑袋“啪”的叫了一声,坏笑着放下了枪。

“我这个不是。”

“我知道。”叶修有些满不在乎。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虽说律师的确需要比较广的关系,不过你还是不要妄想和我攀关系比较好。”许博远警告着。

“我不需要你的关系,我只需要一个人帮我削苹果就行。”

许博远看着叶修一脸一言难尽,这人莫不是个失心疯吧。他冷了脸色,沉声道:“你最好快点滚出去。”

“话说啊,你的黑帮最近是不是不怎么好过啊?”叶修突然问了一句,“需要打官司可以找我哦,我水平还是不错的。”

“滚!”许博远一声怒吼,叶修赶忙就拉上门跑了。


后篇走链接,有敏感词,但是我找不到,只能外链(戳这里)

还有感谢亲友给画的    社会蓝河(戳这里)



芥末酱有话说:
这篇点文我拖了接近一个月,因为社会大哥蓝河是真的很超乎我的想象啊!首先蓝河的人设就不适合这个身份,为了让这个身份不这么突兀还要感谢小伙伴给我提供的黑社会医生梗。其次,因为是点文,所以我不得不完成这篇短文,从内心里我是不愿意ooc的,谢天谢地我对于最后的成文还是比较满意。

许博远的黑社会身份是出于报恩被迫接受,心底还是那个我们的小天使,小保姆,这是我的底线。在剧情上照顾叶修的片段才是卡了我一个月的重点,因为身份的尴尬所以让他照顾老叶怎么看怎么别扭,就这个剧情前前后后修改了不下五遍,最后干脆戳瞎(误)老叶眼睛,让小蓝不得不帮忙。最后的情节安排节奏特别快,毕竟篇幅问题(五千多字的短篇啊,太多了quq)不得不如此。最后还是老叶拯救世界(滚!)套路,小蓝坐实保姆身份,回到我们的小天使原设定,并且成功上位(ye)(你是不是要作死!)。

对于情节我想说几点被我直接跳过的部分:
(1)最开始的兴欣和霸图的群架被我两段话概括,关于两家如何打起来的,还有为什么打起来的,以及为什么没有老韩的戏份问题大家可以猜猜。(我估计应该比较好猜)
(2)叶修住院是一个人在病房,凄凄惨惨戚戚(并不)没有兴欣其他人的出场。
(3)叶修和许博远的缘分也被我一笔带过了。
(4)叶修对于黑帮的调查以及如何洗白许博远的身份。
(5)小蓝个人心路历程,从拒绝到接受。
(6)……
这些都是因为篇幅问题而没有展开的,毕竟主要是从小蓝角度讲这个故事,所以对于叶修的考量和所做的事都是模糊的。

最后的最后,我对于这篇文还是有想写完整的执念的,不过短时间内不太可能了。不过如果大家想看完整版的,可以留下评论233(好吧我承认我只是变相求评论。)

评论(17)

热度(526)